忍者ブログ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没想到一年可以过得如此之快。

染溪,你满周岁的日子就这样到来了。

一年前我还是个彻底的白,拿着压岁钱听从朋友的建议欢天喜地的把你接回了家。那时候我很多东西都还不懂,问问这个求求那个,终于慢慢走上正轨。

我一直觉得你应该是我的天使。是神派到我身边的孩子。

我总是守不住诺言爱了一个又一个,接了一个又一个,而你总是安稳的微笑着,有那么一点腹?,却又宽容着我。

不过,也许你明白的吧。无论怎样,我心中地位最重的永远是你。这和身价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想如果只有一个娃能陪我到底,那一定是你。

染溪,记住妈妈永远爱你❤
PR
曾经自我吐槽说我是YACA最大的突发本!(误
过年前跟老爸说我想去广州看同人展………………然后就去了。
一个人出这么远门还真是第一次。而且我发誓去广州绝对比我去日本要惊悚的多,要知道,对于我来说广州那种地方才是……語言不通的异世界啊啊啊啊!
YACA真是热闹哇真是和帝都同人展不是一个级别……那叫一个人山人海!!!幸好我提前进去一通横冲直撞抢到该买的……然后才开始找人Orz。
全然子可愛いよ全然子
云?可愛いよ云?
AN可愛いよAN
(我到底在弄什么队形)
但是
我是笨蛋所以我忘記了拍照!拍照!跟著秀秀她們12點多就撤了!沒去聚會也沒去拍照!嗚嗚嗚嗚嗚我是大笨蛋!(抱頭)
還有下次么T3T。我畢竟不是南方人然後4月去了菊家的話回來了估計也沒有機會再去廣州……再去的時候各位也都不一定在了吧。T3T。
嘛,算了,人生總會有些遺憾的(擦淚
總之去趟廣州還是挺開心的。和秀秀她們一起8掛一起踩雷一起冷戰組也好開心的。有點想再嘗嘗冷戰組的味道了!可樂兌伏特加1:1!雖然CP我是雷的嗯。
不過真的累得要死了。昨天早上6点半起来打车到白云机场办手续坐飞机3小时到北京马上?机场大巴到公主坟打车11块到西站马上买票进站再坐火车回到家……整個人都是木掉的結果晚上著火的時候我也是木的翻譯犯錯了我也沒發現我簡直要不行啦……
追記樹洞。不喜勿點。
13。

从2004年季后赛的一见钟情开始,喜欢你已经迈入第五个年头。

说来我已经20岁。这一句乙女的感叹让我自己心里都有些不舒服。明明已经不是写情书说这种甜言蜜语的年纪。

于是我就呆呆坐在屏幕前面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本来打算好了明天看一场难得转播的比赛。在家里网络直播全是浮云。

——可是我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了去广州的YACA。一个人穿越大半个中国的距离跑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只为一场同人展。

那个拘束住我大三之前所有的大学生活的行动标准终于不复存在。

原本我们都是向日葵,眼巴巴的望着大洋彼岸的那支橙色的队伍。现在我看着天上的阳光地上的Phoenix Suns只觉得疲惫。无论天上地下所有的一切都那么懒散无力。

当我的身边多了很多的被称为自己儿女的BJD。当我的电脑屏幕上满屏的APH闪来闪去。当以往热闹的纳米群沉寂了很久很久。睡得忘了比赛的时间,打开电脑默默的看着要么胜利要么失败的一个个结局。

你看,13,其实我说什么一见钟情,只有一见,钟情早不知道飞去了哪里。我早已经学会不去看你。不去想你。不去在意。

我已经学会了在新年和生日不再为你和太阳许愿。我知道神明也只能两手一摊说做不到。——当然,所谓天不遂人愿。我已经渐渐的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喜怒哀乐,而不是跟着你们的胜利失败在跑东跑西。

13。现在我还占着纳米的名号,是不是很无耻的事情。

13。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有的时候我的心是空的。我的人是麻木的。我不知道该爱什么好,恨什么好,不知道欢喜也不知道难过。

13。BJD和APH有时候会让我觉得无力,但疯狂着迷恋着你的时候我从来没有疲惫过。

13。为什么偏偏是你记录了我曾经最美好的时代。

你带起了我所有的激情然后NBA的BUSINESS把它们一卷而空。所谓我是见证者——见证一段辉煌的分崩离析。你站在废墟中间,隐忍的默默地看着四周一点一点的崩坏。

——唯一的非卖品么。我倒宁愿你是唯一的交易筹码,至少还可以祈求那些商人们垂怜让你去一个可以休息可以让你重新开心的笑着的地方。

我记得的。去年的生日礼物是一条大鲨鱼,然后两个加时之后最终被绝杀。

今年的生日礼物,我能不能妄想有人能解开缚住你的这该死的锁。

13。生日快乐。祝你快乐。我只希望你快乐。就够了
有人吐槽APH字幕
于是笑着去反吐槽 其实有的地方心里还是挺不愉快的
翻译字幕这种东西 对错自己是最该清楚的
是确实听出来了 模模糊糊听个大意 还是根本没听出来的胡编
漫游里呆了一年 也不是第一次做动画 但是如此固执骄傲还是第一回
小林说让我找个校对我拒绝了
到处广告这种事情搁在过去我也不会怎么干
就算宣传大抵也就是“看,我做字幕啦,看我翻的字幕”之类的新鲜感
可是这次不一样
可能是因为太喜欢这部作品 可能是坚信自己的日语水平 无论怎么说也是考过一级的人了
而且大概是因为手上有原作的关系 一边听一边配合原作 不管怎样 绝对不会错的
我知道我翻译东西中规中矩 以正确为第一 有时候会被批评
……我也知道其实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正确错误
但是我就是要告诉我认识的所有人APH我翻译的是最正确的 其次是豆腐团
我就是拿着这份没用的骄傲
……然后自己折腾自己-。-

发现我真是个很自我中心的人
如果说除了我之外的人想改变我
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举例子 看了很多年动漫 身边充斥着腐女 但是我居然就硬是没腐起来
APH是让我腐了 但是看到三井的BL本居然还是没有买的意向
所以说节操真是可怕的东西(笑)

上次看到个星座分析说摩羯都有双重人格
好像是这样的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善良得恶心有时候又冷漠得可怕
被虐到极致的时候反而会笑起来
想想为什么呢
“因为我是抖M所以被虐反而是一种愉悦”
……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是神经病

我是对自己喜欢的东西用心过度的人
以前的谢霆锋 三井寿 到纳什 太阳 APH
甚至对我的学校也一样
上次我上高三的侄女说了一句
说你好像受到什么刺激都要比别人反应来得激烈
想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谁叫我身心都是敏感体质呢
爱也爱的轰轰烈烈 恨也恨得钻心刻骨
我就是这么一个2人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从早上开始就响个不停。
王耀熟练的剪开春联贴在门框两边,大红的福字倒着贴在门上面,最后搬来一个凳子解决了手里的横批。
红纸上飞舞着漂亮的毛笔字,王耀向来喜欢自己写对联,他热爱自己四千年积攒下来的浑厚语言和饱蘸浓墨在纸上挥洒的畅快。从凳子上跳下来望着自己的杰作,王耀满意的点了点头。
把凳子放回屋,王耀想起了些什么,顺手拎出一挂鞭炮,挂在树枝上点燃了引线。
红色的炮竹炸裂开来的声音把王耀自己吓了一跳。
王耀有些懊恼的捶着脑袋。自己在恍惚些什么。真的年纪大了么。

笃笃笃笃笃笃笃。
菜刀在案板上撞出有规律的声音。大年三十晚上要吃饺子,看春晚,当然王耀也不例外。
一棵白菜,几块猪肉,细细切成末儿加盐味精香油拌一起。发面和面搓面团擀饺子皮儿,圆圆薄薄的皮周围翘起一圈荷叶边儿。细长的木筷挑起一块馅在皮中心,灵巧的手指几下就合上口,弯月似的饺子就落在了案板上。
包饺子这种事难不住万能仙人王耀。何况他已经记不得自己已经这样做了多少年。
——当然,若是有那样漫长的年月,就算是笨蛋也该练成了高手。
“……啊。糟了”
包完最后一个饺子,王耀才发觉铺了一案板的饺子对自己一个人来说太多了。
基于不浪费食物的本能,春节又要吃剩饺子过日子了么。
可恶。自己都吃了多少年的剩饺子了。本来春节里偶尔也想吃顿东来顺换换口味的。
自从弟妹们不再回家过年,这包一大堆饺子的毛病还没改得了。
小香更喜欢圣诞节,湾妹还是闹着别扭。更别说令人头痛的本田菊和任勇洙,只怕是连这个旧历的传统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元旦的时候自己装醉跑到本田家,还甚是有气势的教训伊万说春节应该是一家团圆,只有家人在一起过的节日。
说自己喝醉了的时候,王耀故意没有看伊丽莎白那含着笑意的眼睛。
如果被她说“你其实很孤单吧”,那自己一定很丢人。
王耀叹了口气看了看表,洗掉手上的面粉,窝在太师椅上按下了电视遥控器的开关。
红得耀眼的背景,国民们一人一人的喜怒哀乐生活百态。看见某明星被连续恶搞王耀笑得开心,看到饱受苦难的灾区民众又红了眼圈。
王耀想起有个人好像哭着说过自己一个人也很快乐。

叮咚。门铃声响起来。
谁会在这个时间来拜访自己呢。
啊,莫非。
王耀心里微微一动起身去开门。
门打开的一瞬间,王耀看了门口的人一秒,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打算把门摔上。
不过那人反应倒也灵敏,一下子挡在了门口。让人不住怀疑这庞大的身躯是如何能有这么敏捷的动作。
“耀君,你还是这么过分呢☆”
“这种时间你到别人家又有什么企图?”
“过春节☆”
“……滚。”

结果满身是雪的伊万还是硬挤进了王耀家里。被雪打湿的外套和围巾扔在暖气上烘着。
“哇,耀君,你一定知道我要来!”
“……鬼知道你要来啊。每次都不打招呼就擅自跑过来。”
“那这么多饺子又是给谁准备的?”
王耀心中暗暗叫苦。这要怎么回答他才好。
“那是……我、我一个人要吃的!”
说实话一定很丢脸。不管怎样先搪塞过去。
“耀君你一个人吃得了?这至少是五人份了……”
……混蛋。对食物的数量还是这么敏感。活该自己倒霉碰上这么个食料总是不够的家伙。
“我喜欢!天天吃!有意见吗!”
希望他不要读出自己的慌张才好。
“嘛不管了☆。反正有这么多,煮给我吃吧煮给我吃吧~”
“谁说要给你吃……呜”
耀君最好了嘛。孩子般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的看过来,对此没有任何抵抗力的王耀无力的宣告妥协。
“……好吧,不过要等12点守岁的时候才下锅,这是规矩”
“还要等到12点吗……嗯为了耀君我忍忍好了”
“你T•M•D哪一点是为了我?”
啊哈哈,耀君好凶,不过那个T•M•D是啥米人家不明白。伊万毫不在意地笑着,冷不防一句话让王耀呆在了那里。
“因为,耀君一个人看起来好寂寞的样子。”
“所以我来见你了,耀君。”
居然被这个混蛋小鬼看穿了心事,自己的四千年莫非是白活了。
王耀没有抗拒伊万环住自己的双手,埋进他怀中的童颜已是一片通红。

被伊万抱坐在怀里,两人一同在宽大的太师椅里看电视。王耀说自己的中国功夫才是文化的精华,伊万非要说爱尔兰踢踏舞更有活力。争论着伊万还忘不了偷香,手总是往不该去的地方伸,王耀气得说再这样就不给他煮饺子吃,伊万才不情不愿的罢手。
终于时针接近了12的位置,屋外的炮竹声响的让人听不清电视的声音。王耀从伊万怀里脱身出来去把饺子下了锅,等12点的钟声敲响,这痛苦而又振奋的一年也即将画上句号。
刚把煮熟的饺子盛在盘里,忽然又是敲门声大作。
这个时间又是谁来敲门啊,王耀咕哝着,一边嘱咐着伊万不许偷吃一边擦擦手走去开门。
熟练的按下门的把手,一拉。
“谁——”
一朵巨大的烟花忽然绽放在夜空中,五彩的颜色映在王耀不可思议的眼眸里。
“大哥!春节快乐!”
扑过来的是任勇洙,嘴里还吵吵嚷嚷的喊着什么恭喜发财红包拿来。若不是王耀身边的伊万杀人般的视线,估计他又要马上对王耀的胸部上下其手。
“你们,为什么——”
好不容易推开勇洙,王耀惊愕的看着门口的人们。本田菊微笑着抱着一堆焰火筒,小香还是没什么表情,手里握着标志性的竹竿,竿头上挂着的鞭炮噼噼啪啪的在响。最后面的是湾妹,不知是寒冷还是别的什么,别扭的脸泛着微微的红。
“春节快乐,兄长。……过节了,我们就商量着来看看您。正好夏天花火大会用过的花火还有剩,我就听香君的建议带来了。”
“……Happy spring festival,哥哥。”
小香的脸上露出了少见的温和笑容。
“……哼,说什么要来过春节……”
忽然,站在最后面的湾妹说话了。
“要、要不是小香拉我我才不会来呢!用团团圆圆就想打动我……人家才不会感动得哭呢!我告诉你!我可没打算就这么回去!”
看着湾妹红红的眼睛王耀苦笑着叹了口气。不过这次连叹气都充满了幸福的味道。
“……没关系,我会一直……等着你们回家。”

“哇——!大哥,我要吃饺子!”
“……好多。”
“一个人还包这么多饺子,果然老头就是陈腐得要死!”
“啊~啊,真讨厌,多了这么多人跟我抢耀君的饺子……”
“咦,这是……”
吃下第一口,除了王耀和伊万之外的四个人全愣住了。
确实记得,王耀喜欢吃三鲜馅的。
可是碗中的饺子却是白菜猪肉馅,清清淡淡的温暖味道。
——那是过去,他们四个弟妹最喜欢吃的。
四双眼睛一同看向王耀,王耀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我总想着,等你们万一哪天回来过年,还能吃到你们最喜欢吃的白菜馅儿……”

——咚——
十二点的钟声回荡在大屋里,新的一年终于来到。
本田菊带来的焰火一个接一个的升上天空,巨大的花朵在夜空中盛放。炮竹声和家家户户的欢声笑语回荡在广袤的大地上,过年了——
愿今年的亚细亚,也能幸福安详。

后日谈。
“说起来伊万先生,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我不可以在这里吗?”
“元旦时兄长应该已经说过了。春节是一家团圆的日子,你到这里来算是怎样?”
“唉呀,真是的,反正早晚有一天我会和耀君结婚的你们不如先熟悉熟悉我这个兄长☆。”
“……我坚决拒绝认你做兄长!!!!!”

<完>
PREV ←  HOME  → NEXT

自分

HN:
三井雪媛
性別:
女性
職業:
宅女
趣味:
ACG、NBA、読書、撮影
自己紹介:
一生露中厨
生涯露中厨として生きていきます

愛しい家族たち:

长子 染溪<温柔隐忍的兄长>
08.2.22


二子 羽澄<难以看透的两极天使>
08.5.26
Photobucket

三子 羽澈<自恋的魅惑妖精>
08.5.18
Photobucket
以下N子检讨中

大小姐 络樱<娇俏单纯的可爱少女>
08.4.2
Photobucket

二小姐 梓萝<无口系神秘姑娘>(是你自己爱人家不够啦
08.11.17
三小姐 铃兰<甜美可爱的小淑女>
09.5.5
Photobucket

大宝宝 梦叶<天真烂漫的小公主>
08.9.14
Photobucket
二宝宝 雏桃<活泼元气的小大人>
09.2.22
Photobucket

僕たちの歌を聞いて

ボソボソ独り言

饭否

カウンター

カウンター

一言

[01/20 小泉貓熊]
[05/15 Backlinks]
[06/29 風偃]
[06/29 小泉貓熊]
[04/19 小泉貓熊]

ちょっと話したいこと?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Copyright (C) 2019 My Freezing Garden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