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133]  [114]  [132]  [111]  [110]  [109]  [108]  [94]  [93]  [92]  [9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这一章真是……在办公室熬啊熬啊一天两三行的写磨磨蹭蹭的写一边和老婆做嗯哼的事情(喂)一边写……
一边被猫袭击一边写一边抚慰小狗一边写……
我的人生……

诶嘿嘿接下来先不写这个了先写答应老婆的聘礼

这一章我按自己的虐点去写了……试图伊万和NINI?长男人气势失败(死)反正我就是个废柴少女5555……
其实向かい合う的意思就是相对,他们敌对又相对……面对面却说不出喜欢什么的!(谁的错呀喂

“呜……咳,咳咳”
王耀从床上爬起来,喉咙火烧火燎的痛,脖颈上还留着淤青印。
伊万不在房间里,大概是去了书房。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王耀仍然觉得有些恍惚。
最后那句话,究竟是——
王耀犹豫了一会,还是推开门走进了书房。

听到王耀的开门声,伊万抬起头看着他,眼里都是血丝。
“你……不多睡一会吗”
“……不用了”
王耀沙哑的嗓音让伊万的表情明显的僵了一下。“有事么?”
“没事,我只是想问……你昨天晚上,那句话……”
王耀顿了一下,看向伊万,而伊万像是要逃避什么一般移开了视线。
“伊万,你最后说的那句话——”
“——回房间去,我要工作了”
“等等,我还没……”
“认清你的身份,王耀”
突如其来的冷酷与其让王耀愣在了原地,他定定的看着伊万,那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他熟悉的孩子气的表情。
现在的这个伊万,恢复成了他们初遇时的模样。
“用我再说一遍吗?回房间去,小杀手”
“……既然我不是你的人,也就没必要听你的命令吧”
王耀咬了咬嘴唇,说出了一句自己想都没想过的反驳的话语。
“可那不是你的任务么?听我的话,降低我的防备,然后趁机杀了我”
伊万的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笑,轻飘飘的接下了王耀的话。
“当然,就算你不想服从,我也会想办法让你服从,比如——”
话音未落,伊万的随身手枪就指向了王耀。
“你要是还不回房间,下一秒钟这把枪就会在你头上开个洞”
凭王耀对伊万的了解,他明白伊万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然而不知为何,王耀居然笑了出来。
“……那你开枪吧”
反正自己早就该明白,一切的美好都不过是空中楼阁,没有根基,轻轻一推就会化为灰烬。
“开枪啊,既然你知道我的任务是什么,就说明你一开始就把我的情况掌握在手里了吧”
“我警告你——”
“我说开枪啊!杀个敌人对你来说轻而易举吧!”
烦躁的打断伊万的话,王耀走上前去,抓住伊万的手枪,抵在自己的胸口上。
“既然你早就知道了,早早动手除掉我不就好了,何必拖到现在?”
“对我好,资助我弟妹,甚至冒着危险去救我……”
王耀的手在抖,他现在什么都不想管,只想把自己的感情全部发泄出来。
“你倒是说啊!你到底为什么救我!让我死在那里的话都省了脏你的手吧!”
“那当然是因为——”
伊万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紧紧抿住嘴唇,紫色的眼眸直直看着王耀,像是要把什么不该说出来的话锁在喉咙里一样。
屋子里一片寂静,两人就这样彼此对视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什么呢”
最后还是王耀自嘲般的笑了,放开伊万的枪,后退了几步。
“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或者你只是想多玩几天?”
早就明白的。明明早就明白的。
“我在你眼里,原来一直都只是个玩具而已”
“这个也还给你——”
王耀摘下脖颈上挂着的翡翠观音,想要丢回给伊万,但激动的情绪让他的动作失控,观音落在地上,顿时碎裂成了两半。
这个突然情况让两人都愣在了原地,看着碎掉的观音,不知道该怎么做。
“……够了,你回屋吧”
最后还是伊万站起来,拾起观音,背对王耀坐了下去。
王耀看着那个背影,嘴唇颤抖了几下,一言不发地离开了书房。

伊万独自坐在办公桌前,呆呆的看着那个观音,那是他第一次为别人费心挑选的礼物,如今却是这幅支离破碎的模样。
是自己的绝情造成了这一切,他想强行把王耀从自己心里除掉,然而却不料如此根深蒂固的感情,就算能生生剜掉,也必然血肉模糊。
“耀……”
伊万默念着那个名字,每念一遍都像在心脏上划一刀。
伤口又在隐隐作痛,伊万想开始工作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然而两眼的焦点已经无法对在文件上。外伤,疲惫,外加昨晚一夜都没有合眼,伊万的身体状态已经接近极限。
“好冷……”
披上大衣也依然冷得发抖,然而呼出的气息是不健康的湿热。伊万干脆把文件放在一边,整个人伏在了桌子上。
“真是……自作自受”
玩具?要是自己真的只把他当作一个玩具,那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明知道王耀是敌方派来的杀手,自己却还是对他放松了警戒,甚至不顾一切的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去救他。
“哈……问我为什么救你……”
伊万虚弱的自言自语着,脸上满是苦笑。
“那当然是因为……喜欢你啊……”
这句低声的表白,没有任何一个人听得到。

王耀大半天都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习惯性的摸向胸前,却已经摸不到那个令自己多少感到安心的翡翠观音。
脖颈上空空的,胸口也空空的。心脏像是失去了支撑一样没着落。
他还记得把翡翠观音带回给自己时伊万的神情,开心的同时又有点害羞,根本不像?帮老大,倒是更像临家大男孩。
那是自己第一次,对伊万心动。
想到观音碎裂的那一幕,王耀就忍不住想哭。他又何尝舍得,让伊万送给自己的礼物,以那样悲惨的样子收场。
伊万又会怎么想?也会觉得失落,可惜,还是根本无所谓?
然而这时,书房突然传来的一阵杂乱响动让王耀猛的一惊,来不及多想就跳下床冲了过去。

“伊万?!”
办公桌上的书本文件散落一地,伊万跪在桌边,大口的喘息着。
“你怎么了?这是……”
“……没事,头晕而已”
伊万摇摇头,想站起来,身体却使不上力气。
“那怎么会这么厉害——”
王耀诧异的伸手去扶伊万,不料却被他一把打开。
“……都说过了只是头晕……呜!”
好不容易站起来,伊万的身体又是一个趔趄,倒向王耀的方向。幸亏王耀反应快撑住了他,而同时也发现了伊万的异常——
“你发烧了?怎么不早说?”
“不关你的事……”伊万调整了一下呼吸,撑着桌边站住,“回屋吧,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你发烧烧成这样,还工作,当真是不要命了?”
王耀不由分说拉住伊万,坚决要他去休息。
“弹伤是小事,疲惫是小事,高烧也是小事,这么多小事攒在一起就是大事,你连这点都不明白?”
“……我怎么样,都跟你没关系吧”
伊万甩开王耀拉他的手,力气大的不像一个生病的人。
“我死了大家的愿望不就都实现了!?你可以完成任务,安娜和娜塔莉娅能夺回她们的财产,组织里的人都能庆祝一个恶魔的消失!”
“你质问我为什么救你……那你为什么又要跑来关心我!何必假惺惺的……在乎我的命”
再挥刀剜向自己的心脏想要了结这段感情,心里仍然总是满满的都是王耀,哪怕是微弱的关心,也能触动自己的道道伤痕。
“……我假惺惺?”
王耀也少见的动了怒,他无法容忍自己的好心被如此曲解。
“别人不关心你就是恨你,关心你就是假惺惺?你以为自己是什么玩艺,天底下的人都把你当成眼中钉?”
“我不确定是不是世界上的人都恨我……”伊万苦笑,“但至少不会有人真正关心我。”
这句话让还在气头上的王耀的心里一凉——那自己算是什么?自己做过的一切都是什么?
“……伊万•布拉金斯基,我终于明白了”
原来,再怎么对他好过,在他眼中也都是虚伪。
“不是没人真正关心你,而是你这种人根本没必要关心!”
伊万默默听着,两手攥得发青。
“随便你休息不休息,反正死活都是你自己的事,我没义务管你”
“……好吧,等一下,我马上去休息”
伊万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冷风扑面而来,王耀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阵心悸。
“这个,你不要了吧”
下一瞬间,翡翠观音的碎片随着伊万的动作飞出窗外,在楼外的水泥地上摔得粉碎。
这下子,真的再也无法挽回了。
破镜重圆尚要留一道裂痕,已经化为碎屑的翡翠观音,再也没可能拼接回一块。
“再有文件,帮我拿进来。”
伊万拿了资料文件和笔,没多管呆立在原地的王耀,径直走回了卧室。

关门的声响过后,王耀才像刚回过神一样冲到窗边,往下看却只能看到地上模糊的碎片。
北风像刀子一样划割着王耀的脸,他连哭都哭不出来。
自己视若珍宝的东西,就在自己的眼前,像垃圾一样被随手丢弃。
“……可恶……那个混蛋……”
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王耀顺着窗框滑坐下来,看着空荡荡的办公桌。
他们曾经那么多次在桌边聊天,调情,甚至做一些大胆的事情……然而现在,一切都那么遥不可及。
该结束了。这个长长的梦,该醒了。

“呃……抱歉,布拉金斯基先生……?”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王耀放下手里的书想去开门,然而门还是锁住的,伊万今天并没有打开锁。
“对不起,我打不开门……您是……托里斯先生?要有什么事我帮你转告伊万……”
“啊,是王耀先生?布拉金斯基先生他怎么了?”
“……好像是有点困,睡着了”
王耀说完这句话才突然发现,自己还在无意识的替伊万掩盖伤情。
“那麻烦您把文件拿去给布拉金斯基先生吧,因为还挺急的,拜托您一定让他醒了就看到,要不我的工作都危险了”
“……呃,好……你放心”
王耀接过从门缝中递过来的文件,无声的叹了口气,要不是关系到别人的生计,自己还真是不想管这种事。
“伊万?我进去咯?”
敲了好几下卧室的门,里面都没有任何回应,王耀不禁疑惑,进了屋才发现文件就散乱在枕头边,而伊万已经睡着了。
“……居然还真的睡了”
王耀把托里斯拿来的文件放在枕边,伸手想摇醒伊万,然而放在里侧的东西瞬间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伊万的枪,难以想象一向缜密的他,会这种东西随手放在一边。
王耀小心的靠近伊万,看他没有任何反应,才拿起了那把枪。
——如果用这东西的话,一切就都会结束,真正的结束。
现在的伊万毫无防备,就连自己也可以轻易的杀掉他。
王耀举枪对准了伊万的头,竭力控制住自己的颤抖。手指扣在扳机上,却迟迟无法扣动。
开枪啊王耀,只要开枪,你就能自由了。
两人一起度过的时间忽然如万花筒一样在王耀脑海里闪过,温和的笑容,坏坏的表情,紧紧握在一起的手,温暖的拥抱,绵密的亲吻,情事后令人安心的臂膀。
一切都是不该发生的。自己的心不该有任何动摇的。
无论王耀如何努力说服自己,手依然还是完全不听使唤的颤抖着,根本无法动作。
——这叫他如何下得了手。他要如何才能,把那些曾经幸福的回忆瞬间否定掉。
说是虚假的也好,说是毫无根基的也罢,所有发生过的一切,都是活生生的现实。
握枪的手已经是汗津津的,呼吸愈发的急促起来。
“为什么……”
明明已经如此伤心绝望,为什么还是无法下手。
伊万可以推翻一切,但是自己却做不到。
“呜……耀……”
伊万突如其来的模糊呓语让王耀的心脏猛地一颤,甚至忘记了放下枪逃走。
他在睡梦中,竟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耀……我好冷……”
伊万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声音中满是无助。
“别丢下我……好冷……好疼……”
“伊万……?”
额头上一片虚汗,伊万紧皱眉头,高烧和噩梦让他的身体不堪重负。
身体的虚弱让他的意志终于出现了缺口,平时被他掩藏起来的不安和痛苦此时全部暴露在王耀面前。他需要王耀,但是他却从来逞强不说出口。
“耀……”
由于体力的消耗,伊万的声音渐渐微弱,却还是执着的喊着那个名字。
“好难过……耀……你在……哪……”
“不行……不能轻易动摇,绝对不能……”
王耀,你必须杀了他,然后离开这个地方,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里去——
与脑中所想相悖,王耀的视野渐渐模糊起来,他看不清伊万的样子,只有咸苦的水珠顺着脸颊流下,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握枪的手颓然垂下去,王耀明白,自己已经永远无法完成那个任务了。
骗得了别人,但他骗不了自己。
他还是喜欢了——还是喜欢了,那个不该喜欢的人。


“呜……”
伊万的身体,王耀已经看过了太多次,然而每一次直视,他都仍会觉得触目惊心。
比自己还要白净的皮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和弹痕,有一个弹痕甚至就在心脏附近。而他去救王耀那一次,也让他身上新添了不少青紫瘀伤。
王耀用极轻的动作小心的擦拭着伊万的汗水,又想起伊万的话,不是致命伤,就都算是小伤。
确实,再大的疼痛也比不过心脏附近的致命伤。王耀在心里苦笑道。
当时他是怎么度过的呢?没有人帮他,他是怎么撑下去的呢?
王耀不知道,自己的到来对他来说是多么大的惊喜,而同时,又一点一点把他推入深渊。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不是一直处于痛苦之中,而是曾经幸福过。
即使睡在床上,伊万似乎也得不到真正的休息。梦魇始终困扰着他,热度也不见下降。
怎样才能让他温暖一点。除了被子和衣物,还有什么可以取暖?
现在能想到的,只有一个——
王耀咬咬嘴唇,努力不管自己突然加速的心跳,褪下外衣,钻进被子,把伊万抱在了怀里。
以往都是伊万抱着王耀,现在反过来,王耀还真有点不习惯。
“……真是的,没事干嘛长那么大个子”
同是男人,体格居然能差这么多,这件事总让王耀在心里怨忿。
不过,伊万更像是被强行拔高的幼苗,无论有多么冷酷强硬,内心深处总有一块软弱的地方。
王耀轻轻抚摸着伊万的头发,感觉他不再发抖,呼吸也渐渐均?,暗暗松了一口气。
如果他们不是敌人,该有多好。
想到这里,王耀心里微微一痛,把伊万抱得更紧了一点。只怕以后,他都再也没有机会,和伊万安静的相拥入眠。
“耀……”
“……嗯,我在”
伊万,我不会背叛你。
——即使,为此我不能再留在你身边。
PR
COMMENT
name
title
text
color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mail
URL
pass
secret
No title
不管先搶沙發(躺
XD我需要先回看上一章講什麼 OTZ
冰雪 URL 2010/08/13(Fri)01:40:09 編集
No title
虐nini什麼的好心痛T.T
阿露你這個太笨蛋
冰雪 URL 2010/08/13(Fri)02:16:47 編集
No title
更新!
看完之後嚶嚶嚶地跑掉QAQ
七夜雪 2010/08/13(Fri)02:30:05 編集
好揪心Q口Q
虐了阿露也虐到NINI了呀Orz
看的心都揪在一起了.....
璃亞夏 2010/08/13(Fri)16:29:55 編集
No title
他俩这是何必啊啊啊啊啊
走到这一步,让我只想回顾之前的章节去看轻松快乐的情节!

大号小孩子+发烧说真话+搂着睡觉,这狗血撒的一把一把的-v-
ARIES 2010/08/15(Sun)07:15:45 編集
No title
配上BLOG的音樂真是虐死我啦T_T
無論如何都不要輕易的放開好不容易握在一起的手呀!笨熊!
小風 2010/08/19(Thu)21:31:41 編集
Re: No title
>老婆
我也希望伊万?紧清醒清醒啊……(喂

>七夜雪
抚摸泪奔的……

>璃亚夏
我最喜欢折腾人了……
折腾到我自己都想吐槽“你们够了别自虐了”(揍
两个必然都得虐啊到了我这哪有不受罪的……

>aries
我也觉得他俩何必啊啊啊啊(够
你懂的,我只会写狗血……

>小风
自己听了一遍也……好虐……
花归葬怎么就这么露中T_T
伊万他根本就放不开……心里放不开的
三井雪媛 2010/08/22(Sun)22:53:25 編集
TRACKBACK
TrackbackURL:
PREV ←  HOME  → NEXT

自分

HN:
三井雪媛
性別:
女性
職業:
宅女
趣味:
ACG、NBA、読書、撮影
自己紹介:
一生露中厨
生涯露中厨として生きていきます

愛しい家族たち:

长子 染溪<温柔隐忍的兄长>
08.2.22


二子 羽澄<难以看透的两极天使>
08.5.26
Photobucket

三子 羽澈<自恋的魅惑妖精>
08.5.18
Photobucket
以下N子检讨中

大小姐 络樱<娇俏单纯的可爱少女>
08.4.2
Photobucket

二小姐 梓萝<无口系神秘姑娘>(是你自己爱人家不够啦
08.11.17
三小姐 铃兰<甜美可爱的小淑女>
09.5.5
Photobucket

大宝宝 梦叶<天真烂漫的小公主>
08.9.14
Photobucket
二宝宝 雏桃<活泼元气的小大人>
09.2.22
Photobucket

僕たちの歌を聞いて

ボソボソ独り言

饭否

カウンター

カウンター

一言

[01/20 小泉貓熊]
[05/15 Backlinks]
[06/29 風偃]
[06/29 小泉貓熊]
[04/19 小泉貓熊]

ちょっと話したいこと?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Copyright (C) 2017 My Freezing Garden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