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34]  [33]  [32]  [31]  [30]  [28]  [27]  [26]  [25]  [24]  [2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那之后过了数百年。

“中国君,早上好”
国际会议的宿泊旅馆,亚细亚楼。看来心情很好的俄罗斯站在被分配到最上层的中国的房间前。
“又是你吗!”
“别一副那种表情嘛。难得我来找你”
就是因为你来了我才这种表情的,中国咕哝着。
今天是国际会议。虽说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今天还是争论得欢,就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知道这是重要的会议当然还是觉得出席很麻烦。但是会议,不,会议之后的晚上对俄罗斯来说是一种秘密的期待。
“呐,今天晚上空着吗”
“就算空着我也不打算交给你”
“真无情啊。日本不在很寂寞吧?”
“烦死了。快回去”
“不要”
我不会放手哦?俄罗斯笑道。只有那单纯的笑容丝毫没有改变,让人总是头痛他是不是成长过程中出了什么差错。
俄罗斯就那样双臂环绕住中国的肩膀,轻柔的从背后抱住了他。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成长为可以完全包覆住中国的大个子。那时候看来很高大的他,如今却如此瘦小。
(……好可爱)
如果这么说的话中国肯定会生气,但只要一想就会毫不厌倦的说出来。和想象中一样中国叹了口气,像是有些吃惊,但还是让他进了屋。
“真是没办法”
“嗯,谢谢。我会尽量温柔点的”
“你想干什么!”
“嗯—,想让中国成为我的属国,之类的”
“去死”
自己知道这么说着中国的脸染上了薄红。啊,当时那么可怕的他居然是这么的可爱。又柔软,又乐于助人,有着温暖的手掌和笑容。
从那一天开始,自己就忍不住地想要得到他。
(啊,这里真是温暖的地方)
得知中国是自己的邻国、东洋文化的中心是那之后不久的事。
那之后被西洋的对手所欺凌,又再次打回去。在不断重复的历史长河中自己不知不觉地成长成了一个大人。并不是因为重叠的年月,而是自己的手已经拥有了抓住任何人的力量。
所有的都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伴随着闪光般尖锐的疼痛,但是第一次触摸到了人的温柔和严厉。如果没有那一天的话,什么都不会开始。
强大的,灵活的,美丽的人。
“我爱你,中国”
“……好好”
说着我知道了,愕然的笑着的中国可爱极了。

沉醉于热情的那一晚,看准了在行为的余韵中使不上力气的中国疲惫的时机,俄罗斯强行钻到了中国的单人床上。
虽然被不停的抱怨说好热,好重,好窄,不过轻轻抚摸着微微冒汗的肌肤,裸身拥抱在一起梳理着中国的头发,渐渐的就听到了平稳的呼吸声。嗯,含糊的发出并非梦话的声音,像是在寻找安稳的场所一样靠过来。
像是被那温柔所诱惑,自己也快睡着的半梦半醒的时分,忽然感到中国扭转了身体,轻轻地从自己怀中滑了出去。
(…唔,中国?)
沙沙的布料摩擦的声音唤回了意识。大概是特意为了不吵醒自己而倍加了小心,只有一阵微风滑过了脸颊。
眼睛还不适应?暗。躺着四顾屋子的情况的时候,传来了好像是沐浴的水声。
(是睡不着吗?)
等他回来了自己是不是也去冲个澡呢,俄罗斯打了个哈欠。感受着身边残留的体温和中国的香气一边打着盹,一边努力的恢复意识,终于眼睛适应了,看到了沐浴回来的中国换衣服的样子。
这种时间是要去哪儿呢。
“……俄罗斯”
“……!”
忽然被叫了一声心砰的跳了一下。是不是注意到自己醒了,不过虽然没做什么亏心事,但自己总有种预感,觉得还是不要触动他比较好。还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回答的时候中国好像安心般松了口气。
“睡着了。好”
(……不,醒着呢……)
好像是希望自己睡着。俄罗斯决定装睡,闭上眼自然的装出平稳的呼吸声。中国静听了一会那声音,不出声的悄悄穿上鞋子,出了门。
(……他去,干什么?)
看看枕边的表大概是3点左右。十分注重健康生活的中国这个点钟起床也太奇怪了。明天还要继续开会,熬夜也不太正常。
(……)
理性虽然告诉自己不追究比较好,但兴趣和好奇心更进一步。这种无法出口的违和感和预感到底是什么。自己想要看看中国隐藏了些什么。
“……抱歉”
现在追还来得及。俄罗斯从床上跳起来,迅速的穿上散在床上的衣服跟在中国后面追了过去。

(在哪里呢)
轻轻地走过长而曲折的走廊,尽量不发出足音,慎重但是步子很快。在转角处窥伺着情形,注意聆听有没有什么地方有声音。
“……是,……!”
“……那是,……不对!……”
前面传来了些许声音。喋喋不休的争论的口气让紧张一瞬间伸展到了全身。特别注意了时间段的、潜藏着的声音难以听清,俄罗斯藏在墙后极力隐藏住自己的气息,缩短了距离。
在转角处稍微能窥到的背影似乎是英国。和他争论的对手虽然看不到,但是自己明白那是听惯了的中国的声音。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不要卖给我的国民奇怪的东西!”
中国气愤地向英国怒喝着。凛然澄?的声音被愤怒所浸染而显得有些嘶哑。
“烦死了,那你又怎么样啊,不是一直都在单方面的榨取我们吗”
“制造商品有什么不对吗,”
“所以我说,都是一样的”
“我可不记得我卖过什么危险的东西!”
真是愚蠢,英国的嘴因为挖苦的失笑而歪曲着。那张似乎想说那都是理所当然的脸让中国由于不快感而明显的皱起了眉头。
“……你真是个渣滓。甚至已经忘了作为国家的骄傲了吗”
“哈哈,不是那沉迷于渣滓中的你的国民才有问题吗?”
愕然的骂出这话,英国反而很有趣的笑了。中国锐利的眯起眼,一瞬间周围空气冷了下来。
(……中国!)
一直以来有几次激怒过他,但是由于愤怒而心都冷起来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像是藏起了獠牙瞄准猎物的狮子一般美丽。
如果现在能马上阻止他的话,这么想着的俄罗斯的脚却如冻住了一样无法动弹,身体贴在墙上伫立着。
“给我停住你那刺耳的笑声,愚国”
亮出野兽的獠牙,眼瞳中寄宿着火焰。
“还真是会说。你那边比较不利吧”
“……不要小看了中华帝国”
同样的野兽笑了出来。像是在计算咬噬对方的时机一般两人的距离中流动着不稳的空气,沉默异常沉重。打破这紧张气氛的是英国阴险的笑声。
“……我会把这,当作宣战布告噢?”
英国双腕交叉,定睛打量着中国。包覆着锐利的光芒的英国的眼神直接捕捉到中国的一瞬,中国的肩膀大大的摇晃了一下。
“你……!”
“你想保护他们吧?中华帝国大人”
“……你真是差劲透了”
“随你说什么。这就是英国的手段”
中国打心底里不快的蹬着英国,小声的咂了咂嘴。英国看着那满含轻蔑的眼瞳更深的笑了。那自信满满的态度仿佛在说着对付你绰绰有余。
“你可不要后悔哦”
“你才是别疯狗乱吠…别小看了我”
对着打心底里十分愉快的笑着的英国,中国忍不住作呕。

(……怎么,回事?)
剧烈的愤怒着的中国,煽动他的英国。危险的东西,沉溺。英国在单方面的控制中国,想让他掉入自己的陷阱。
虽然中国没有说但自己听到过英国在往中国秘密输入鸦片。没有确实的证明,但自己明白一件事。
(中国君,很危险……)
手段和态度都无法恭维,但英国是世界有数的几个强国之一的事实是不可否认的。就算是以繁荣为豪的中华帝国,真的和他冲突的话说实话结果也无法预知。
(……怎么办)
好像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你……听到了吗”
和刚才的怒色不同,中国用批评小孩的眼神看着俄罗斯。无论怎么看都找不了借口了。
“对不起,我听到了”
“真是的,真拿你没辙”
“……对不起。我醒了看你没在,就……”
哈啊,中国大大的叹了口气。不过困扰的表情却意外的平静,看着自己熟悉的那个中国,俄罗斯多少安心了下来。
“……就是你听到的那样。这件事对谁也不许说,最好为了你自己忘掉它”
我可不想用暴力封口,加上这么一句中国从俄罗斯身边走过,步向房间。被照亮的走廊很宽阔,从窗户照进的月夜的薄明模糊的映照出他的轮廓。
忽然,他瘦小的身影看起来就好像要消失一样。
“……要我帮你吗”
不知不觉中自己说出了这句话。哪怕只有一会儿也想要留住他,俄罗斯定定的直视着前行的那个身影。轻柔的月光将俄罗斯的金发映照的闪闪发光。
听到那话中国停住了脚步。衣服的长下摆微微摇动,像是舞蹈一般忽然回过头来的中国露出了好战的笑容。
“我可是中华帝国呢。没必要帮忙的”
如?耀石一般的眼瞳中,没有丝毫的迷惘。
“……是吗”
他这么说的话大概就没事吧。俄罗斯自己亲身体验过中国的强大。瘦小的他的国家曾经威胁过整个世界,现在的兵力也和别国有天壤之别吧。
“比起那个你早点回去,明天开会的时候如果睡着了我就敲醒你”
“啊,……嗯,也是呢”
但是俄罗斯的回答还是有些含糊。透明的,如同深邃的湖水一般的冰蓝色眼珠被不安所遮盖,像是想说什么一样看着中国。
(……真没办法)
中国回到俄罗斯旁边,握紧他在深夜的空气中冻得冰冷的手。俄罗斯白色的粗糙的手和温暖的手掌重合在一起。那双手也比那时候小了很多。
“……真的没事的。别担心”
“……嗯”
轻柔的渗过来的温柔,和温暖。
没事的。听到那似乎是含着能渗透进人心的颜色的话语,俄罗斯也柔和的笑着握住了中国的手。牵着手一起走过走廊。温和的融合在一起的体温,和理所当然的能够再次睡在同一张床上的事格外的让人高兴。
自己曾经觉得,永远都可以这样下去。

(……中国,)

现在想起来自己应该注意到当时的异变。
擅长感受人的气息,经历百战磨练的中国居然没有注意到俄罗斯是在装睡,这已经是意味着巨大的违和感了。

并不是没有注意到,而是想让自己注意到。
并不是不需要帮助,而只是没能喊出帮帮我。


啊,悲剧张开了序幕。

做了一个过去的梦。

有日本,有韩国,在我的国家里每天幸福生活着的梦。每天都很繁忙,很吵闹,但是有他们点缀的日子是那么的可爱。

——呜呼。
PR
COMMENT
name
title
text
color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mail
URL
pass
secret
無題
阿三我爱你TAT
今天西奈酱给了原文,正看得头大无比啊……被你救赎了T333T
aceccc 2009/01/12(Mon)02:19:33 編集
TRACKBACK
TrackbackURL:
PREV ←  HOME  → NEXT

自分

HN:
三井雪媛
性別:
女性
職業:
宅女
趣味:
ACG、NBA、読書、撮影
自己紹介:
一生露中厨
生涯露中厨として生きていきます

愛しい家族たち:

长子 染溪<温柔隐忍的兄长>
08.2.22


二子 羽澄<难以看透的两极天使>
08.5.26
Photobucket

三子 羽澈<自恋的魅惑妖精>
08.5.18
Photobucket
以下N子检讨中

大小姐 络樱<娇俏单纯的可爱少女>
08.4.2
Photobucket

二小姐 梓萝<无口系神秘姑娘>(是你自己爱人家不够啦
08.11.17
三小姐 铃兰<甜美可爱的小淑女>
09.5.5
Photobucket

大宝宝 梦叶<天真烂漫的小公主>
08.9.14
Photobucket
二宝宝 雏桃<活泼元气的小大人>
09.2.22
Photobucket

僕たちの歌を聞いて

ボソボソ独り言

饭否

カウンター

カウンター

一言

[01/20 小泉貓熊]
[05/15 Backlinks]
[06/29 風偃]
[06/29 小泉貓熊]
[04/19 小泉貓熊]

ちょっと話したいこと?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Copyright (C) 2017 My Freezing Garden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