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35]  [34]  [33]  [32]  [31]  [30]  [28]  [27]  [26]  [25]  [2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在纯白的病房里,中国安静的睡着。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地板,白色的床和白色的桌子。除了这些之外空无一物的房间就像棺材一样,穿着病人服,全身上下缠满绷带的他简直就如同死人。
“……中国”
没有回答。无法判断醒了与否的空洞的眼瞳中什么都没有。就快要被绝望所扼杀了,俄罗斯垂下了双眼。
每天都会拿着花来病房。并不是很闲,但是没有一天中止过。
他醒来的时候,想要抱紧他,想要听听他最初的声音。
(再笑一次给我看吧,呐)
曾经强大的他的眼中没有了光辉。灵活的身体也消瘦了许多,插在细弱的手腕上的管子更加?加了痛楚。
(……中国,)
不知道要和他说什么好,言语简直太过轻贱。可是自己甚至不能拥抱那伤痕累累的躯体。
曾经有很多次想到要放弃。但是每当那么想的时候令人怀念的笑容就会深深的烙印在眼睑中,挥之不去。无数次想到他的温度的时候就几乎要发狂。
无趣的风景中只有装饰在桌子上的花还在放出光彩。鲜艳的颜色。现在的中国甚至都无法胜过这花的光彩。
(好白。这里简直是我的国家)
病房和封闭了一切的雪景异常的相似。
其实,这是为了把中国关起来而造的别墅的隔离房间。为了不被打破而没有安置玻璃窗,天花板是无法触及的高度。别说能够成为凶器的东西了,连工具都没有放一样。
为了不让疯狂的他暴走,而小心的将他关了起来。

中国的战况异常的凄惨。尸体堆积成山,大地一片火海,有谁这么说着,比起这里地狱是不是还更好一些。
屹立在血海中的中国的军服被染得鲜红,已经看不出之前的颜色。看到用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神回头望向自己的时候,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啊啊,他已经毁坏了。
中国出手了。被强迫参加艰苦的战斗,心已然崩毁了。就像被花蜜诱惑的蝴蝶一般堕向禁药的深渊。
被蛛网所缠住的蝴蝶,已经无法逃脱。

坐在床边,轻轻地伸手触摸他的脸颊。无甚血色的皮肤比那天自己握住的手还要冷。像是疼爱他一般抚摸着他的肌肤,手指滑过他的嘴唇。那是自己无数次碰触到了解到的薄而柔软的感触。
“……唔”,
眼瞳的深处微微的摇晃,空虚的双目放出了些许光芒。像是从失去了表情的冰冷中缓缓恢复了体温,仿佛一朵小花绽放一般,中国笑了。
“……!”
无论如何,求你,醒醒吧。
如同祈祷般凝视着中国的眼睛,?色的瞳眸中反射出俄罗斯异常悲痛的脸。你的眼中,你的脑中,有没有映出我的样子呢。
但是接下来自己听到的话语却是那么残酷。沙哑的声音唤出的,并不是俄罗斯。
“……日,本……”

梦里,光辉的金色闪耀在世界中。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在一望无际的麦田里,三人一起走过的回忆。艳红的夕阳映照出长长的影子,喧闹着要比谁先到家的韩国跑在最前面。追在他身后的日本还很年幼。
宏大的夕阳让二人发出金色的光芒。啊,马上太阳就要落山了。这一瞬的红色天空美得让人战栗。秋风扫过麦田,麦穗沙拉沙拉的摇动着。望着延伸到地平线另一端的麦田,想着要早点回家,却又想悠闲的好好品味这风景的那一天。
“中国,拉着手一起走吧”
梦中的他笑了。拘谨的、温柔的笑着看向自己的幼小的日本。他的手那么小。温暖的,柔软的孩子的手。
忽的一下如同胶卷用完了一般,中国的笑容消失了,缓缓合上的眼睑让睫毛微微的晃动着。俄罗斯抽出了支撑他的头的手,让他轻轻的躺在枕头上。
自己的话语,一定没有任何一句传达得到。
“呐,中国,睡着了?”
做了梦是不是很幸福呢。虽然打算就这么一直走在他的身后,但是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明显的打心底里幸福的安稳的表情。
自己没能给他这种表情。明明一直和他在一起,却从来没让自己看到过这种表情。就算如此,只用过去远古的回忆日本就可以夺走他。
“呐,我说,回来吧”
还以为总算能让他注视着自己。能让他回头。
最初只是烦躁,但是自己却渐渐的被他吸引,想要得到他。而如今,只是想让他恢复笑容。
自己第一次知道,自己触到的脸颊是这么冰冷,疼痛,悲伤,寂寞,痛苦,让人怜爱。
按现在的状况来看,根本无法期待前方有着能够笑出来的未来。那样的话不如干脆不要唤醒他,如果这么想的话是不是太残酷了呢。
(啊啊,)
梦中没有俄罗斯。
记忆中没有俄罗斯。
(我又是,孤身一人了)
就算在梦里,自己都不能存在于他之中。不知是悲伤还是懊恼的感情摧残着五脏六腑。俄罗斯甚至想,如果他不是病人的话自己肯定会把他揍一顿,给他留下永远忘不了的记忆的。
(……真懊恼啊)
说什么如果也没有任何意义。
啊啊,但是,如果那时我阻止了离开房间的你,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呢。
“我会一直等你”
俄罗斯按住快要裂开的心脏,咬住了嘴唇。强压住蛮横的骂声的唾液让喉咙发痛。代替那发出的声音如同梦呓一般,悲伤的是,自己只能发出那种声音。
“别丢下我一个人,中国”
这种爱和痛苦到底要怎么表示才好呢。只有言语肯定不够。态度也无法表现得出来。喜欢你。喜欢你。不要走。
如果蹲下来哭的话你会吃惊的吗。啊啊,那样也好。斥责也好同情也好,我想再一次触到你的声音。

中国一边晒着洗好的衣服一边哼着歌。俄罗斯坐在附近毫不厌倦的看着他的背影。夏天的日光格外的强烈,你心情很好地说着这样的话大概马上就会晒干吧。
澄?的声音纺出的旋律是那么的美,俄罗斯闭上眼睛沉浸在只有声音的世界里。几乎要烧灼肌肤的炎热,蝉的鸣声,以及在这之中响起的中国的歌。庭院一角两人种下的向日葵华丽的怒放着,被蕴含着热气的夏风吹拂着,摇曳在一望无际的万里晴空之下。
“呐,那是什么歌?”
歌声停止,自己出声发问道。晾完衣服回过头来的中国高兴的笑了。
“是中国的民谣。歌唱自然之美的歌哦”
“哦…”
“是距现在两千年前的歌”
“……好厉害”
中国若无其事的随口说着,但是对俄罗斯来说两千年是无法想象的年月。想到那么长的年月中他经历了多少快乐与悲伤,自己现在才觉得惊讶。
“中国君的家以前就这么丰饶呢”
真好啊,俄罗斯笑道。
“你居然会表扬人。明天要下雨了吗”
“啊,好过分”
“骗你的。我很高兴”
放下衣篓,中国坐在俄罗斯身边在一次唱起了同样的歌。欢快的旋律将夏天点缀得异常光彩。俄罗斯看着像是怀念着什么一般开心的眯着眼的中国的侧脸,比自己稍矮一些的脸流着汗。
忽的,放在一起的手互相握紧。天气很热,但是那体温却舒适的融合在一起,仿佛吹来了凉风一般心情舒畅。
(真的,好温暖呢)
中国的身边总是像太阳一般耀眼。像是为了遮阳一般靠在他的肩膀上,中国也把头靠了过去。?色的长发柔顺的滑下来,自己能触到他柔软的脸颊。
“把那首歌教给我吧”
“你会中文吗”
“……不会。”
但是自己想要学。因为真的是很美的歌。
“……奇怪的家伙”
这么说着,中国还是认真地把误译和发音都教给了俄罗斯,直到他记住为止。外语歌很难所以在同样的地方一直犯错也没办法呢,中国笑着看着他。愕然的笑着的他肯定也很高兴吧。自己喜欢的东西被赞美,俄罗斯能够对此感兴趣。
自己是那么的想,再一次度过那样的夏天。

(……还有过那种事情呢)
现在他还记得吗。
俄罗斯遍寻记忆小声地回想着旋律。想起一小段就连起来,虽然有些记不太清了,但是大部分居然还都记得。
你还记得吗。
脑中回响起的遥远的记忆中的旋律缓缓的溢出来。为了不吵醒他,小声地加上了歌词。
并不是那时听到的好听的歌,只是自己模糊的记忆。中文现在也还有大半不懂,只记得音调,意思已经忘记了。记忆就是这样慢慢淡薄的吗。如果这样的话,中国的记忆中最后留下的会是自己的声音吗。
啊啊,现在才发现,只是因为是中国唱的所以才能唤起自己那么浓厚的兴趣的啊。

“……那,我差不多该回去了”
俄罗斯背起行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中国还是一样沉睡着,从绷带之间隐约能看到的白色的肌肤格外的晃眼。
“再见。再见,中国”
明天我再来。下次一定要遇到真正的你。包含着这样的愿望说出连结下一次的话语。虽然只呆了两个小时但是却如半天一样漫长,但是想起来却又如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短暂。

快步走过别墅的走廊的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帘。
“咦,日本君”
“……俄罗斯!”
明明只是普通的打了个招呼,但是看到自己的瞬间日本表现出了极其厌恶的表情。虽然知道为什么这个国家这么讨厌自己,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异样感。
“……俄罗斯为什么会在这里”
保持着一定距离,有些往后退的日本问俄罗斯道。
“你才是,不是锁国中吗”
“因为我听说兄长遭遇了严重的事态。并且我本来对中国就不是锁国的。”
“啊,原来如此,只是躲着我和法国啊”
用带刺的态度笑着说出这句话,日本显出了有些不快的神情。虽然觉得很有趣,但在这种地方自己不可能想要挑起争端,只是默默地看着极其不愉快的日本。
“俄罗斯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怎么,我不能来探病吗”
“不……失礼了。”
抑制住波动的心情,日本装作冷静的用完全的工作口吻说道。就那样在走廊擦身而过,“那我走了”,日本回头点头致意道,随后向中国的隔离室走去。
(你不知道呢,中国在呼唤你)
当然也不打算告诉他。作为一个国家成长起来的日本既然已经从中国独立,就已经做好了不把那里当作自己回去的场所的觉悟了吧。那样的话现在告诉他也没有任何意义。
怎么可能让他连自己的居身之所都夺走呢。
(……那么,去把事情办完吧。明天我还想再来呢)
从别墅出来外面已经是傍晚了,落日渐渐的沉没到云朵之中。现在出发正好。
(我去去就来,中国)
俄罗斯隔着衣服轻轻的摸了摸腰间藏着的枪套和当中的手枪。沉重而冰冷的铁块好好的呆在那里。
你可能会生气吧。会像一直以来一样说住手,不要作无谓的杀生吧。但是我无法原谅。我不可以原谅。夺走我重要的东西的对手,我必须给予他制裁。
——英国。
在你杀了中国之前,我要先杀了你。

砰,干燥的枪声像是切裂了空气一般响起。
护住被击中的膝盖蹲下去的男人,和看着这情景愉快的笑着的男人。
“真遗憾,就算脑袋被碾碎了我们都死不了呢”
“……混蛋……”
为了不让他逃走而被打穿右脚的英国的血喷溅出来,倒在了地面上。蜷缩着挣扎着的他的样子让俄罗斯的欢喜之色更加浓烈。真不像样呢,这么说着的俄罗斯的眼睛中孕育着深深的?暗。
“所以,我只伤你的身体。我不杀你”
第二发枪声响起,这次被射穿的是英国的右手。为了让他的手握不住枪。
支配着全身的疼痛和伤口溢出的血让英国甚至无法发出大声,只能虚弱的喘息着把脸贴在地面上。金色的头发在沙尘中摇动着。
“呐,疼吗?疼吧。中国可是更疼哦”
“……,啊……”
放上第三发子弹俄罗斯开了枪。咔嚓咔嚓鸣响的操作声让英国的肩膀剧烈的抖动着,仰望着俄罗斯的眼神染上了绝望和畏惧之色。
(真烦啊)
烦躁的用鞋跟把英国的右手踹开,故意为了弄痛伤口踩上去。止不住的血溢出来溅到靴子上,把靴子染上了红色。
就这样踩下去,英国发出了根本算不上声音的声音,眼泪流了出来。是悲伤还是疼痛,还是说只是大脑已经跟不上思考而流出的生理上的泪水呢。
俄罗斯简直就像碾死一只虫子一样坦然地摧毁掉他人。微笑着的脸上有着令人战栗的寒气。
“不可原谅呢”
那么,再见了。
PR
COMMENT
name
title
text
color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mail
URL
pass
secret
TRACKBACK
TrackbackURL:
PREV ←  HOME  → NEXT

自分

HN:
三井雪媛
性別:
女性
職業:
宅女
趣味:
ACG、NBA、読書、撮影
自己紹介:
一生露中厨
生涯露中厨として生きていきます

愛しい家族たち:

长子 染溪<温柔隐忍的兄长>
08.2.22


二子 羽澄<难以看透的两极天使>
08.5.26
Photobucket

三子 羽澈<自恋的魅惑妖精>
08.5.18
Photobucket
以下N子检讨中

大小姐 络樱<娇俏单纯的可爱少女>
08.4.2
Photobucket

二小姐 梓萝<无口系神秘姑娘>(是你自己爱人家不够啦
08.11.17
三小姐 铃兰<甜美可爱的小淑女>
09.5.5
Photobucket

大宝宝 梦叶<天真烂漫的小公主>
08.9.14
Photobucket
二宝宝 雏桃<活泼元气的小大人>
09.2.22
Photobucket

僕たちの歌を聞いて

ボソボソ独り言

饭否

カウンター

カウンター

一言

[01/20 小泉貓熊]
[05/15 Backlinks]
[06/29 風偃]
[06/29 小泉貓熊]
[04/19 小泉貓熊]

ちょっと話したいこと?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Copyright (C) 2017 My Freezing Garden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