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33]  [32]  [31]  [30]  [28]  [27]  [26]  [25]  [24]  [22]  [2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那是空无一人的土地。
寒冷、气候恶劣,无法居住的内陆。这里成立的国家没有人会争夺,也没有人会留意。——甚至是不是根本都没有被注意到呢。
一个人蹲着,像是要御寒一般抱住两膝。小声说出好冷也没有人能听得见。那是让自己都不觉得悲伤和寂寞的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连想象自己会一直这么下去的绝望感都感受不到。
俄罗斯仰望着天空,金色的睫毛被风吹动,映入视线当中。天空是仿佛能够将整个冬天吞没的压抑的灰色,厚重的云层当中的太阳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啊,为什么)
为什么天空会是这样的昏暗呢。

一阵风吹来卷起了地面的沙尘,发出隆隆的声音席卷过一望无际的平原。荒芜的土地,以及干燥的风沙让人自然的联想到死亡。
“真是个寒冷的地方啊”
吐出的气息在寒冷的空气中被染成白色,消失在薄暗的空中。这里明明是白天,但天空却莫名的昏暗。就好像马上要坠落下来一样,中国想着。
自己应该是在蒙古的最深处,大陆的最中间的。把探索出来的路和地图对照着望向周围,但映入眼帘的只是空无一物的,无边无际的大陆。
“这是哪里……”
北斗七星在这种大白天根本不可能找得到。这么走下去可能会迷路,中国想着歇歇马,然后从马背下到了地面。
每次沙尘纷飞的时候小小的沙砾就毫不留情的划过脸颊,让人觉得十分不快。由于干燥,本来应该因寒冷而麻痹的肌肤却紊乱的感受到了疼痛。
大声的呼喊有没有旅人在这边,声音却马上消失在了大风中,没有任何的回应。风每次灌进喉咙都会产生干燥的疼痛。想着润润嗓子打开水筒,顺便找坐的地方,而正当接近一个合适的山区地带的时候——
嗖的一声,一道尖锐的光芒划过眼前。
“……!”
反射性的拔出腰间的剑,挡在自己身前以自卫。磨光的刀刃反射出少许光芒,好像映出了什么人影的瞬间,刀刃交差的尖锐高声响彻开来。
持剑的手加大了力道。对抗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刀锋微微的摇晃着。重合的刀刃是和西洋相似的细剑。空气一瞬间绷紧,耳中回响着警告声,甚至听不到暴风的声音。
“无礼之徒!是谁,报上名来!”
乘势挥动手腕想要甩开对手,对方的身体却像是风一般消失在了面前。多出来的力量让身体大幅的摇晃了一下,险险的站住。怎么回事。这么想着的一瞬间,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抵在了脖颈上。
“……滚出去”
定睛一看,抵住自己脖颈的是一把细剑。皮肤表面微微的裂开流出了一缕血。流过冰冷的肌肤的微温的血液十分新鲜。
握住与剑锋相连的剑的手意外的小——简直就是幼小的孩子。
和淡金色的头发一样颜色的睫毛在大大的瞳眸前微微抖动,最深处散发着光芒的眼球带着如同深湖一般澄?的饱含深邃的颜色。让人瞠目的冰冷颜色。仿佛是要拒绝一切的眼神让体温也不由得下降。
“……你是,谁”
“滚出去”
我不说第三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小孩子再次加大了力道。年纪大概十多岁多一点,却有着完全不像孩子的、如同尖锐的冰柱一般的尖利声音。
紧张的空气伸展开来,像是在估计着到底哪一方会先行动而窥伺时机一半,两人的视线交叉在一起。风停止了,就好像时间也停止了一样。
“…呜,”
慢慢的,刀如侵蚀般一点一点的陷入,只有微微的疼痛的伤口中血溢了出来。疼痛已经越过危险信号的界限而变成了一种麻木感,由于体温原本冰冷的刀刃让人感到一丝温暖。
再这么下去很危险,觉得差不多了的中国悄悄地把手伸进了口袋,拔出手掌中隐藏的小型的剑。冰冷的剑刃触到了手指。为了引开敌人的注意,视线并没有离开。
(……还是个孩子。真可怜)
握着和体格不相符的大剑的手腕被那重量压得微微发抖。用冰冷的眼神仰看着自己的那小小的身板和在家里等自己回去的两个孩子的身影重合在一起。现在虽说又长大了一些,但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对不住了,我想回去)
中国一瞬间低下了双眼。长长的睫毛微微摇晃,忽的一下再次睁开的漆?的双瞳深处摇曳着熊熊燃烧的火焰。
“破!”
“……!”
忽然一下子眼前的光景颠倒了过来。形势逆转,中国在一瞬间抓住俄罗斯持剑的手把他推开,看准了对方姿势变形的一瞬,不给任何喘息之机的骑在了他身上。
幼小的身体反而难以压制。强行用膝盖压住大腿部分,握紧自己抓住的手腕把剑远远的丢开。铿啷一声,两把剑同时落到地上。
“你太轻敌了”
用藏起来的小刀抵住俄罗斯的脖子,中国冷笑道。不会砍下去,但是如果乱动的话刀就会毫无容赦的深入进去。
像是只隔着一层纸一样两人的眼神碰撞在一起。俄罗斯连一声也不发出,只是用那深邃的眼瞳看向中国。
“报上名来。你是什么国家的什么人”
“……”
“想抵抗吗”
再一次紧紧地握住按在地面上的手腕。甚至可以想到,骨头还很细、柔软的孩子的手腕如果再用点力是不是就会断掉。
“……俄,罗斯”
孩子的眼瞳剧烈的动摇了一下失去了力量。猛然绷紧的脊背传达了全身流过的紧张感。瞳孔的深处摇晃着,蕴含着深邃的色彩的内部映出了?色。这颜色是——降伏吗。
“俄罗斯……没听过的名字。是新的国家吗”
“……在不久之前,成立的……”
“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对着移开视线,含含糊糊回答着的俄罗斯烦躁的怒喝一声,那小小的肩膀忽的跳动了一下,全身都像痉挛了一般抖个不停。
是被那马上就想要哭出来但是却不被允许哭泣的恐怖给震慑住了吧。像是害怕着暴风雪的动物们一样的视线被泪水所濡湿。
(对小孩做得有点过了)
虽然按着他但也尽量不压上过多的体重,打倒他的时候也为了不让他受到太多的冲击而在接触地面前一瞬拉起了他。会威胁一下他,但不会加害他到致命伤的地步。
虽说连自己都觉得对于险些杀了自己的对手有些过于轻了,但是重要的弟弟们的身影重合在他身上,无论如何都很难下手。
方才差点造成致命伤的脖颈连血都已经凝固,但暴露在混着沙尘的暴风中火辣辣的痛,如果再不处理的话很可能会恶化。不管怎么说这个孩子已经不抵抗了吧。
“是吗,俄罗斯吗”
中国放开了自己紧抓着的手腕,收起了小刀。轻盈的起身松开对他的拘束,啪啪的拍了拍自己沾满了沙尘的裤子。
俄罗斯似乎还处在僵硬状态,起不来身,就那样躺在那里。紧张感一下子解除,心跳速度陡然加快,喘息声也剧烈起来。
中国站起来,俯视着倒在地上的俄罗斯。
“那么俄罗斯,我赢了。所以我要通过这里,这道理你明白吧”
“……”
俄罗斯没有回答,单单用空洞的眼神仰望着中国的孩子的大眼睛里映出了绝望。好想想说不管怎样都好做点什么的微弱的视线投了过来。
“喂,你还真是够没礼貌的”
“……随你喜欢来吧”
“……你说什么”
“我说,杀了我。因为我输了。”
俄罗斯闭上了眼睛,把好不容易能动的手脚甩开,降伏状大字形躺在地上。一阵强风再次吹过,中国看到撒落的沙子沙拉沙拉的在俄罗斯身体上滚动。
(……就像尸体一样)
脸像人偶一样白,不知是肤色本来就白还是没有血色。摇曳的睫毛在脸上投下影子。
——别扭的小鬼吗。
甚至不知道 “自己被留了一条命”,是幼小造成的愚蠢。
(麻烦的小鬼啊)
中国叹了口气,从俄罗斯的脚边走到脸旁边。大概是每走一步地的晃动都会传过去吧,俄罗斯的脸上浮现出了无法掩盖的恐惧。
“……胆小鬼的眼神呢”
发出的声音比想象中更加冰冷。自己并不打算看贬他。虽然很愚蠢,但不过是个孩子。俄罗斯似乎连回答的工夫都没有,只是用空洞的眼神仰望着中国。
“我既不喜欢没礼貌的人也不喜欢粗暴蛮横的人。但是我更讨厌胆小鬼”
“……!”
俄罗斯懊恼的歪曲了嘴角,紧咬着的下唇被咬破,血渗了出来。令人痛心。无法哭泣的眼瞳渐渐地恢复了颜色。
“你不知道自己是被留了一条命吗”
“……谁知道,”
“真是个小鬼”
中国坏笑着,走过俄罗斯旁边把刚才丢出去的剑拿回来收回腰间,顺便也把俄罗斯的剑拿回了他身边。
“站起来,小鬼”
中国伸出的手被俄罗斯用尽全身力气拍落。小孩子的力气并不大,甚至感觉不到什么冲击。中国无视他的抵抗伸手抓住他的胸襟,单手把俄罗斯提起到他的脚触不到地的高度,然后放了下来。
因屈辱而满脸通红,俄罗斯双脚颤抖着站在那里。
“对胜不过的对手负隅抵抗是愚者才做的事”
“……烦死了,烦死了!”
“我得?紧走了。啊对了,我是中国。再见面的时候要长大点哦,俄罗斯”
呼的一下中国轻盈的跨上了马。方才被割伤的脖颈处已经用水冲洗过包扎好,至少撑到下个城市是没问题的。
“再见”
“……再见”
俄罗斯抱紧了中国拿给他的剑,仰望着中国。一次也没有再回头的那个身影渐行渐远,像是要把整个景色也烙印在眼中的深色的眼瞳一直紧盯着那个背影,直到被沙尘遮挡住再也看不见。
那双眼瞳中倒映的是什么样的色彩呢——憎恨,艳?,恐怖。
那是和自己的样子完全不一样的人类。?头发,黄皮肤,和头发一样漆?的眼瞳有着不知多么深邃的不可思议的,美丽的颜色。
(…中国,)
兵刃相向时一闪而过的光,强有力的视线。自己觉得,那很美。
(……中国。)


记住。一定要记住。
早晚有一天我会讨回这笔账——我会去杀了你。
PR
COMMENT
name
title
text
color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mail
URL
pass
secret
TRACKBACK
TrackbackURL:
PREV ←  HOME  → NEXT

自分

HN:
三井雪媛
性別:
女性
職業:
宅女
趣味:
ACG、NBA、読書、撮影
自己紹介:
一生露中厨
生涯露中厨として生きていきます

愛しい家族たち:

长子 染溪<温柔隐忍的兄长>
08.2.22


二子 羽澄<难以看透的两极天使>
08.5.26
Photobucket

三子 羽澈<自恋的魅惑妖精>
08.5.18
Photobucket
以下N子检讨中

大小姐 络樱<娇俏单纯的可爱少女>
08.4.2
Photobucket

二小姐 梓萝<无口系神秘姑娘>(是你自己爱人家不够啦
08.11.17
三小姐 铃兰<甜美可爱的小淑女>
09.5.5
Photobucket

大宝宝 梦叶<天真烂漫的小公主>
08.9.14
Photobucket
二宝宝 雏桃<活泼元气的小大人>
09.2.22
Photobucket

僕たちの歌を聞いて

ボソボソ独り言

饭否

カウンター

カウンター

一言

[01/20 小泉貓熊]
[05/15 Backlinks]
[06/29 風偃]
[06/29 小泉貓熊]
[04/19 小泉貓熊]

ちょっと話したいこと?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Copyright (C) 2017 My Freezing Garden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PR]